首頁 文化

走過中山橋

人活著離不開水。故許多村鄉城鎮,沿河而建。

蘭州建在了黃河岸邊,不是只建在了一邊,而是建在了兩邊。

兩邊的人,被一條河水隔開。要來往,不能變成一條魚,從水里游過去,不能變成一只鳥,從水上面飛過去。

于是就把羊皮吹進去氣,讓它鼓起來,再五六個連在一起,成為筏子。靠著羊皮筏子,蘭州人南來北往過著日子。

只是羊皮筏子到了水里,得隨水流安排。水急了,會讓筏子靠不了岸,浪大了,還會把筏子打翻。

蘭州人都會唱一首歌謠:隔河如隔天,渡河如過鬼門關。

萬不得已,沒有人愿意坐羊皮筏子過黃河。

到了明朝,蘭州城里終于有了一座橋。把多只木船連接起來,用繩索固定在岸邊的鐵樁上,木船上鋪開木板。來往的人可以踏著木板走向對岸。

因是浮橋,整座橋會隨著波浪搖晃,走在上面的人,像是喝多了酒。可在當時,蘭州人為有了這樣一座橋奔走相告,歡欣激動。

它起名叫“鎮遠浮橋”。并一直被蘭州人從1385年用到了1909年,用了五百多年。而那個固定浮橋的大鐵樁,已經成為了一座紀念牌,被永遠地保護了起來,供后人瞻仰。

1909年,蘭州城的歷史翻開了新的一頁。因為就在這一年,一座鋼鐵的大橋替代了鎮遠浮橋。大橋最初名叫“蘭州黃河鐵橋”,到了1928年,為了紀念孫中山先生,改名為“中山橋”。

只是不管是古代的浮橋,還是后來的黃河鐵橋,還是改名的“中山橋”。它們都被譽為“黃河第一橋”。

一座浮橋用了五百年,不是浮橋結實耐用,而是一直想修鐵橋修不起,修不成。不光是錢的事,主要是還不具備這樣的材料和技術。

浮橋漂在水上,洪水一來,就會被沖垮。到了冬天,黃河結冰,浮橋會被拆除。以免被冰塊破壞。年年拆了建,建了拆,花費銀兩有多少,沒有算過。而橋毀,帶來的傷亡,更是難以統計。

左宗棠西征,平定匪亂,曾想架起鐵橋,以便軍馬輜重通過。自己修不了,想請洋人,但終因洋人要價太高,未能如愿。

進入二十世紀,有了洋務運動。1905年蘭州道彭英甲擔任了洋務總局局辦,與此時甘肅總督升允商定,用“外人奇技巧思”,在黃河上建一座鐵橋。

也是天意,德商天津泰來商行經理喀佑斯來甘肅游玩考察。雙方談起了修鐵橋的事,很快達成了協議。德商愿以十六萬銀兩承造鐵橋。這個價格讓升允和彭英甲欣然接受。因為當年洋人給左宗棠的報價是它的三倍。

1906年5月,這是應該被記住的日子。蘭州人走在歷史的前面,率先打開了封閉的國門,利用國外先進的技術,要在貧弱的中國大地上,完成一件驚世的偉業。

雖反對質疑的聲音不斷,但因為有了辦事嚴謹的德國人在勘測設計完成后,保證鐵橋質量八十年的承諾。鐵橋還是在當年9月11日于一陣爆竹聲中全面動工。

建造的所有材料都是德國運到天津港,再用汽車馬車運到施工現場。材料的運送工作從動工之日起,整整持續了兩年。

鐵橋建造的過程中,美國人滿寶本和德國人德羅,作為工程師,每天在施工現場指揮調度,隨時解決出現的各種問題。

現場施工負責人是天津人劉永起,他也是一位畢業于橋梁專業留過學的專家,可以說一口流利的英語。是兩位外國工程師的得力助手。

建橋69名工匠,由洋行聘請的外國工人和中國工人組成,他們經過了一系列嚴格的考核后,才被挑選了出來。他們精深的專業技能保證了大橋每一道工序的高質量和快速度。

1909年8月19日,鐵橋竣工。

為了慶祝鐵橋建成,建了兩座牌廈立于橋頭南北兩端。由升允寫“第一橋”兩匾,懸掛于橋頭。再立“九曲安瀾”和“三邊利濟”兩塊石匾。

鐵橋建成后,洋務總局還花了52兩銀子,請攝影師拍攝了54張全景照片。送到中央政府和有關部門閱存。

1910年4月25日,陜甘總督長庚就鐵橋全部用款上奏宣統皇帝,稱包括包修價、運輸價、及各項支出費用,共“實用庫平銀三十六萬六千六百九十一兩八錢九分八厘四毫九絲八忽”。

至此,養育了中華民族的母親河上,有了第一座鋼鐵大橋。

今年9月,恰好是這座鐵橋建成110周年。我與許多人一起走近了它,走過了它,用心瞻仰了它。

無論是它的橋墩還是橋梁還是橋面還是橋架,都仍然堅固如初。德國人的承諾兌現了。一百多年過去了,它做到了安然無恙。

雖然經過了十五次修繕維護,但它的主要結構沒有改變過,它的鋼鐵骨架和主要部件沒有更換過。

德國人自建起這座鐵橋,從來都沒有忘記過他們的承諾。1989年德國人致函蘭州市政府,詢問鐵橋狀況,并聲明八十年前簽的合同到期。

鐵橋安然無恙,當然有賴于鐵橋的建造質量。不過,也與蘭州人對它的珍愛和精心呵護不無關系。

抗日戰爭時期,蘇聯援助的軍火物資都要通過這座鐵橋運往前線。日本人多次出動飛機想炸毀它。蘭州人為了保衛鐵橋,共擊落前來轟炸的敵機數十架。

1949年,解放蘭州的戰役打響,槍彈如雨讓鐵橋傷痕累累。解放軍在取得了決定性勝利后,馬上組織工兵對鐵橋進行了搶修。僅用了十天時間,就讓它恢復了原樣。

1954年,人民政府撥款60萬對鐵橋進行加固。在原平行弦桿上安置了拱形鋼梁。使鐵橋不但更穩固了,也更加美觀了。

1989年,就在保固期滿后,鐵橋遭到了一艘大船的撞擊。蘭州市政府利用這個機會,對大橋進行了維修,加寬了人行道,裝飾了橋身,讓鐵橋煥然一新。也就是這一年,鐵橋列入了市級文物保護單位。

1992年,首屆絲綢之路藝術節期間,一塊新的石碑立于橋頭。第一次把這座鐵橋定性為“中國改革開放的象征”。

2004年,政府再次投資500萬元,對鐵橋進行了大規模的維修和加固。并首次禁止車輛從橋上通過,由此將它變成了一座景觀橋和步行橋。

新中國成立后,尤其是改革開改以后,國力的大幅度提升,以及科學技術的進步使得我國依靠洋人造橋的時代一去不復返。

現今,連接蘭州南北的大橋已經有十幾座了,沒有一個蘭州人的出行會因為黃河穿城過而受到影響。在中山橋之后所建的大橋,每一座都很寬闊很結實很先進。也就是說,中山橋作為橋的實用功能已經不那么重要了。但,在蘭州不可能再有一座橋可以超過中山橋的價值,會讓我們看到它時想到那么多往事,產生那么多感慨。

這座長234米,寬只有7.5米的鐵橋,因為它不同尋常的身世,已經成為蘭州市一個閃閃發亮的地標。白日,它在陽光的照耀下,熠熠生輝。夜晚,無數彩燈將它點亮,讓它如此燦爛奪目。

這是一座可以讓人聽到許多故事的橋。

這是一座可以讓人看到民族百年奮斗歷史的橋。

這是一座可以讓人從中受到啟發并獲得前行力量的橋。 董立勃

作者簡介

董立勃,山東榮成人。新疆作家協會名譽主席、中國作家協會會員、中國作協全國委員會委員、一級作家,新疆文史館館員、新疆大學客座教授。曾任新疆文聯副主席、新疆作協常務副主席、秘書長。

至今已發表出版長篇小說《白豆》《米香》《烈日》《青樹》《疏勒城》《暗紅》等二十余部。發表中短篇小說近百篇,出版小說集六部,散文集二部及十四卷文集。獲過多種文學獎項。多部作品翻譯成英、法、日、韓等國文字,以及被改編為電影與連續劇。

責任編輯:蔡雨廷

蘭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凡本網注明“稿件來源:蘭網”或在蘭州晚報欄目下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蘭州日報社和蘭網所有。已經與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“稿件來源:蘭網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②本網未注明“稿件來源:蘭網”并且不在蘭州晚報欄目下的文/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,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"稿件來源"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如擅自篡改稿件來源:“蘭網”,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。

③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與蘭網聯系。

金皇冠体育投注
下载大乐透杀号软件 2019新型赚钱项目 2018和值尾走势图 这个平台不错 可以赚钱 发彩app官方下载 北京塞车官网开奖结果 北京时时彩5分开奖结果 正规赛车北京pk10官网 答题赚钱 商业模式 黑马计划软件破解幸运飞艇 排列三开机号 小吃培训都是控制调料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