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文化

蘭州大戲——金蘭之城詩意蘭州

蘭州心態

蘭州,蘭州。在夢里縈繞許久的蘭州,一直未曾謀面的蘭州。

我無緣企及的蘭州,無緣抵達的蘭州。只得遙想,遠而遠方的蘭州。

我這個稀里糊涂之人,當真有這么一天要去蘭州了,我第一反應是問自己,我去過蘭州嗎?想了又想,想不起來去沒去過,或者路過。最后回過神,告訴自己,沒去過吧。前世,或今生。

真沒去過。

去年第一次到甘肅,是去的隴南。

那也是一次難忘之旅。難忘是我不知道怎么去,坐飛機沒直達得轉來轉去,陸上交通又沒動車和高鐵。我傻眼得準備放棄,多虧一朋友鼓勵,就坐綠皮火車吧,慢慢地去。我一查,慢車也就五六個小時,睡一覺就到的事情。更難忘去了之后,隴南的人文和自然,讓我獲得意外驚喜。至今那種超出想象的喜悅還時常泛起、意猶未盡。

感謝香港商報的邀請。讓我得以第二次踏上甘肅的土地,即首次蘭州之旅。

山,是兩次甘肅之行為我布下的繞不開的風景,大風景。

黃土高原、青藏高原和內蒙古高原的交匯地誕生了甘肅。

如果說甘肅是一幅宏大的畫卷,那么,山地型高原地貌的甘肅,山,即是這畫卷的無盡背景。必須進到山里去,必須飛越高原山脈,你才能到達甘肅,才能到達隴南,才能到達蘭州。只有如此,這幅畫才得以向你徐徐展開,讓你領略,讓你飽覽。

我,乃山城重慶出來的女子,山,應該對我沒啥稀奇的。可甘肅的山,一見面就給了我下馬威。坐火車還沒到隴南,巍峨、肅殺、冷穆的山就擋在我面前;坐飛機盤旋蘭州的上空,連綿不絕的裸露山脈和沙丘,以艱難、無畏、廣袤示我。這一前一后兩次,甘肅的山在第一時間警示我規整我,勿囂張、狂妄、自大,宜收斂、謹慎、虛心。敬畏,是我每到一地采風參觀持守的心態,自然也是我到訪蘭州的心態。

我的蘭州心態,就是告訴自己,莫耍花拳繡腿,莫瞎指指點點,以樸實本心,敬畏這一方大山大水,敬畏這一方天上人間。

大幕拉開

一天傍晚,香港商報甘肅辦主任陳文智來電話,邀請我參加為期六天的“精致蘭州”采風活動。我當即答應,他當即敲定。

無過多寒暄和客套,甚至談不上熱情,但卻給我踏實信任之感。

我想,我的第一次蘭州之旅,就交給他了。他是蘭州人。

不用操心,不必操心,還余下一周時間為此行預熱,來做出行準備。

當接近出行前兩天,陳文智建了一個“精致蘭州金城行”微信群。當天就在群里發出一個宣傳短片和三個H5。

這種互動H5,這種微信上的PPT,把此次活動和參與者作了介紹。我不懂這類高科技,看了又看,新鮮好奇,制作之精美,網頁之酷炫,配樂之貼切,是我參加多少類似活動所沒有過的。

陳文智在群里說,這些都通過了蘭州市委宣傳部審定,已向社會傳播和推廣。

如此,蘭州行的大幕已然拉開。我預感這是出蘭州大戲,大幕拉開,戲將開場。

這次請的人不算多,采風團總共十來位。但時間不算短,前后要六天。其他幾位作家大名鼎鼎,在中國文壇,各有出處各有其譽,給這次活動增添了炫目耀眼的光彩,但我也不好由此打退堂而推卻。既然幕布已啟,戲場已開,我怎么也得硬著頭皮迎上。我給自己選擇定位小角色,也為出場,制定了角色原則——“忝列其間,自強不虛”,僅這八個字,也夠我使出八輩子的力氣。人間戲都分角色大小,有大就有小,無小即無大。大角色當然有大戲份,小角色自然有小之用,定了小角色我不能掉鏈子,還得扮足小角色的戲份兒。

于是,我,蹭蹭蹭蹭而非噔噔噔噔,素顏薄黛,不慌不張,臺步款款,不疾不徐,登臨了蘭州。

蘭州黃河

黃河——

中華文明母親河的黃河。

中國人黃皮膚的黃河。

雄渾偉大的黃河。

風在吼,馬在嘯,黃河在咆哮的黃河。

壺口瀑布噴薄洶涌的黃河。

黃河之水天上來的黃河。

白日依山盡,黃河入海流的黃河。

黃河遠上白云間的黃河。

以前僅來自書本上的黃河。

到蘭州,變成眼前的黃河。

黃河穿通蘭州城的黃河!

中川國際機場到蘭州城一個多小時車程。小車在高原上飛馳,感覺一直要開到天上去。我注意到,蘭州天氣晴爽,天空又藍又深。

快到城里,除了依然藍天白云,我發現蘭州特別干凈。我想可能國慶將至,肯定為“70年大慶”做的環衛突擊。司機連說不是不是,蘭州好久以來就保持了這種干凈。接下來的六天時間,蘭州一天接一天強化這一印象,干凈,干凈,干凈。我發現小車一直沿河而行,司機告訴我,這就是黃河,蘭州就是在黃河兩岸生長的城市。我緊接著說,蘭州是黃河穿城而過的城市。

可完全出乎我的預料。這就是黃河?這真是黃河?沒有開場鑼鼓,更沒有任何渲染,黃河竟近在目前。黃河不是波濤滾滾的嗎?黃河不是洶涌咆哮的嗎?而河面寬厚豐腴,河水溫柔靜謐,怎么黃河成了一位母親的氣質。我在心里說,好沛然的黃河!我對司機說,好有觀感的黃河!司機說,不急,你們這次就住在黃河岸上,房間的窗戶也朝向黃河的。我一陣激動。車抵住地,賓館居然叫白云賓館。我又一陣激動。

黃河遠上白云間,這句打小就會背的詩句,一下子賦予了乍到蘭州的詩情畫意。

黃河是蘭州的。蘭州是黃河的。我任由直覺顛來倒去,原來王之渙的詩句穿越時空,為我這次蘭州之行做了最好的描寫和抒情。

我從詩的意境中走出,走到窗前,目睹滿河的黃河水,黃河第一次以目視,如此滋潤著我的心。

這就是穿通蘭州的黃河!這就是穿透我心的黃河!

第二天,我們將參觀黃河風情線。由于我迫切的心情,手機定時鐘還沒響,我就醒來。

拉開窗簾的一剎那,我再次被黃河融化——一輪新生的太陽,通體鮮紅粉嫩,像嬰兒一般的太陽,從黃河的懷中蹦出,升起在東方。我呼吸幾乎停止,想歡呼可出不了聲,我知道我整個人完全傻了,被黃河的力量擊倒了,被黃河的氣度融化了。

壯哉,黃河日出!美哉,黃河日出!這是蘭州的黃河日出!這是天地間的黃河日出!

黃河母親!我一遍一遍不停呼喚,正好參觀了蘭州的女兒何鄂的雕塑《黃河母親》!這位母親懷中的孩兒,不正是早上的那輪太陽嗎!

金燦燦的太陽,把黃河水照得金黃。黃金色的黃河水,是黃金色的黃色。黃金色的黃河水,是黃金色的金色。

晚上夜游黃河!乘著游船,我們來到黃河水的中央。黃河用波浪搖著我,用風之手撫摸我。我用歌聲向黃河唱起“我歌唱每一座高山,我歌唱每一條河”,黃河用懷抱托著我,風鼓起我的紗裙,我真想投入黃河懷抱,又想像飛天凌空飛起。我陶醉了,深深沉浸在陶醉中。夜游上岸,我還舍不得離開,我趕緊把手和腳伸進黃河里,伸進去,伸進去了,感受黃河的溫暖、細膩、溫馨,感受黃河厚重的推力,偉大的推動力。

黃河凝聚了多少炎黃子孫的力量,延續中華文脈,推動民族前行。

蘭州搖滾

到蘭州的當晚,我一直興奮不已,毫無倦意,馬不停蹄。參加了蘭州首屆黃河之濱音樂節啟動儀式,自始至終觀看了音樂節的首場音樂會。

舞臺就搭在黃河之濱。黃河之濱極其美。這是何等況味。音樂會以千年黃河的名義,以百年鐵橋的名義,以精致蘭州的名義,以流淌五千年的黃河水為背景,以古老的白塔山為背景,以最新最美的蘭州夜為背景,唱響蘭州人心里的歌。

這歌,無疑是唱給祖國70歲生日的,無疑是唱給黃河的,無疑是唱給蘭州的,無疑是唱給生活的。

音樂節之夜,歌聲響徹黃河上空,禮花閃耀黃河上空,無人機編程列陣美輪美奐飛越黃河上空,蘭州燈火璀璨,兩岸交相輝映,今夜無眠,蘭州活脫脫成了不夜之城、歡樂之城。

這樣的音樂會久違了。我久違的青春又復活體內。

音樂會第一個登臺的是低苦艾樂隊,這是蘭州本土的一支民謠搖滾樂隊。首先吸引我的是名字好聽,以植物命名,如蘭州以蘭命名,艾與蘭有一種怎樣的關聯,令我遐想蹁躚;接下來是四位低苦艾小伙兒出場,荊棘叢中背芒而生的苦艾草,生長在低處,緊貼泥土,樸素隱忍堅定而真誠,深得我心;樂隊從黃河發源從蘭州出發,從當初搖滾一直搖滾到現在;他們唱著自創的歌謠搖滾起來,第一首歌就是《蘭州,蘭州》。蘭州,蘭州,在他們的歌聲中不知令多少聽眾心馳神往,在現場觀眾的歡呼中,他們又唱了《清晨日暮》,又唱了《火車快開》,奔放而細膩,熱烈而深情,豪爽而人文,全無麻木與虛偽,那特有的木吉他主唱劉堃質感,那特有的吉他周旭東質感,那特有的貝斯席斌質感,那特有的鼓手竇濤質感,還有奔騰流淌的黃河賦予他們的情懷,電擊般刺激我喚醒我,我跟他們一起搖滾起來,忘情搖滾,我跟蘭州一起搖滾起來。

低苦艾,低又何妨。

今夜有低苦艾就夠了,音樂會的其他節目在我眼里全都是低苦艾。今夜,有低苦艾足矣,足夠我遙想當年蘭州人改革開放之發軔勇進,足夠我遙想我的追逐先鋒之光的八十年代。

今夜,我回到我的搖滾青春之夜!我的低苦艾之夜!我的蘭州之夜!

蘭州的搖滾,使我像一個蘭州人,像低苦艾中的一個蘭州搖滾青年。

音樂會結束,我繼續搖滾停不下來,搖滾在黃河之濱,搖滾在鐵橋之上,搖滾在絲綢之路,搖滾在黃沙大漠,搖滾進蘭州夢鄉。

蘭州故事

甘肅四周群山峻嶺,地形復雜,山脈縱橫交錯,海拔高低懸殊,高山、盆地、平川、沙漠和戈壁次第逶迤開來。

地處甘肅中部的蘭州,自然也有高山環抱,更有黃河的雙臂緊緊相擁。

在蘭州采風六天,有爬山有涉水,聽了看了一肚子滿腦袋的蘭州的故事,故事的展開,就發生在大山之中和黃河兩岸。

中山橋,百年故事不衰。

從浮橋,到鐵橋;從鎮遠橋,中山鐵橋、黃河鐵橋,到中山橋,這座“天下黃河第一橋”的建橋的變化,名稱的變更,即是這故事歷經的時代更迭,人物退進。

白塔山下、金城關前,中山橋自建成至今,已度過了一百多個春秋。它曾經歷無數次冰凌沖擊、洪水沖刷、地震搖撼、風雨剝蝕、車船碰撞,以及兩次大規模戰爭的洗禮,歷經滄桑,依然用鋼鐵的脊梁,擔負起通達黃河兩岸的重任。

一百多年了,中山橋雖已蒼老,但雄風不減。你看,它仍靜靜地跨黃河而屹立,無盡訴說,太多太多地訴說,像一部史詩訴說蘭州城市的巨變,訴說蘭州人克服艱難開創美好的鋼鐵般意志。

“舉頭迎白塔,緩步過黃河。對岸兩山峙,中流意興多。”

幾番走在鐵橋上,我想起趙樸初的詩句。

水車園,百里黃河風情線最具特色的景點。

故事的主人,自然就是水車園中塑雕像以紀念的蘭州人段續。

明代以前,由于地理因素所致,蘭州用于灌溉的水源極少。明嘉靖五年,段續考中進士,后宦游南方數省,對湖廣地區木制筒車產生濃厚興趣,派人繪圖以保存。他晚年回故里便致力水車仿造,于嘉靖三十五年獲得成功。這種又叫“天車”、“翻車”、“灌車”、“老虎車”的蘭州水車,由此成為古代黃河沿岸最古老的提灌工具,用以灌溉附近菜畦果園。

后人們爭相仿制,黃河兩岸曾一度水車林立。

蘭州這“水車之都”故事,與其說講的段續的智慧,無如說講的一種蘭州智慧。

文溯閣,文溯閣本《四庫全書》。

這是蘭州又一個燦爛發光的故事。

那天中午飯后,我們就驅車向蘭州市北山進發。

盤山而上,曲里拐彎,“黃土高坡”,烈日當頂。一陣暈車頭昏目眩,讓我領教了蘭州堅韌的一面。

好不容易到了九州臺,新建的《四庫全書》藏書樓閃亮呈現。

這里地勢高,無水患,涼爽干燥,背山面河,條件有利,可這里山高缺水,連一般的花草都難以存活,可怎么山上卻樹木成林,還建起供市民游玩的休閑公園。經蘭州市南北兩山指揮部的工作人員介紹,北山以及對面南山的綠化,已經堅持了四十多年,從荒山禿嶺、不毛之地到蘭州城市南北兩山郁郁蔥蔥。來之不易的綠化,美化著人們的生活,美化著蘭州的生態。

藏書樓為仿古建筑,按國家特級文物館藏標準與安全要求建設,其設計之獨特,構思之精巧,功能之齊全,設施之先進,與所藏《四庫全書》十分契合。

進得館內,恒溫恒濕,布展精良,深感我國歷史上卷帙浩繁的這部叢書深得蘭州的精心保護和收藏。

雖然我了解四庫封面均用江南織造局提供的特等綾絹裝幀,經史子集分別為綠紅藍灰顏色各異,全書各冊均用開化榜紙,工楷書寫,但是,但當我走到特為我們開放的實物展柜時,一本置于玻璃展柜的冊頁,那么靜好,著實抓緊了我的視神經和所有神經。         

她怎么如嶄新一般,紙質潔白堅韌,墨色古雅鮮亮,字體雋秀端莊。我聞到墨香,聽到細微的抄寫沙沙聲。我恭敬地俯下身,接近她再接近她,我幾乎是被迷住定在那里。可就那么幾分種,在保衛人員的催促下,我不舍的離開。 

轉身一瞬,所有美的感覺消失了,心空了,腦子一片空白,連她是綠紅藍灰何種顏色我記憶全無。但她的紙墨芳香她的書卷氣息,一直氤氳著附著在我的身上,浸潤著我。 

當我們之后相繼去到永登連城魯土司衙門,得知《四庫全書》1966年移交甘肅,在妙音寺大經堂保藏過四年多時間,去榆中得知在甘草店戰備書庫保藏了三十多年,真感謝造化厚待,把這條輾轉完美的線索為我們連了起來。 

這一文化遺存,不愧蘭州至寶,甘肅鎮省之寶。 

河口古鎮,這處黃河邊的西固區古鎮,為我們打開了蘭州古老的西大門。 

她的街景和河景交織,讓我們遙想當年這一商賈碼頭、戰略要塞、交通樞紐的繁華,其保留的辛店文化、秦漢文化、唐宋文化的遺跡,明清民居和民國民居,讓我們感到古鎮深厚的文化底蘊。 

最讓我們鼓舞的,是古鎮煥發出的嶄新蓬勃之姿,十里黃河金岸,那是怎樣的集古今韻味的美景;觀看了首場大型水舞秀《記憶盤古》,更令我大開腦洞,其科技對光電的藝術應用和對水的造型編排,讓我看得瞠目結舌,贊美無語。 

河口古鎮今天的保護和打造,讓我看到別處沒有的蘭州獨具的大手筆。 

我們還馬不停蹄、跑馬觀花參觀了近百年的蘭州慈佛制藥廠、蘭石裝備集團、甘肅(蘭州)國際港務區和讀者出版集團,這些老牌企業和新建現代物流基地,以及《讀者》創造的現代神話,都向我們展現了蘭州的底氣和蓄勢待發的城市力量。這時,再去看蘭州城市規劃館,蘭州的過去、現在、將來,就更為了然于胸了。 

這座大樸不雕的黃河石建筑造型的規劃館,以大河之韻、大河之勢、大河之律、大河之境的篇章,向世人演繹著一出蘭州大戲,一出遠未結束,更待美麗華彩的大戲。 

哎—— 

蘭州的故事講不完。 

蘭州的故事可以從古講到今,講到未來。 

蘭州蘭州 

蘭州,蘭州。 

你這黃河明珠,我該怎么稱呼你。叫你蘭,還是叫你金城。我真不敢輕易叫出你的名字呼喚你。 

將與你第一次作別。 

在最后一天,我執意去了甘肅省博物館。專程重溫你的“絲路”容顏。自漢至唐、宋,隨著絲路的通達,在駝鈴聲中絲綢西去、在絲竹聲中天馬東來,艱辛而曼妙的絲雨路程,讓你何其容光驚艷、品質燦爛。 

是的,你是金城,心比金堅,情比金堅,精神金堅;金城湯池,披沙揀金。 

而在我眼里,你最是蘭心蕙質,如蘭氣質,香氣彌漫。 

我稱你“金蘭之城,詩意蘭州”可以嗎?請讓我這樣記住你吧! 

最后一天的晚上,我特意去吃了蘭州牛肉面,要的是細如發絲的那一款。一清二白三紅四綠五黃的一碗斑斕,那清純的湯,白如玉的蘿卜,紅紅的辣椒,翠綠的香菜末兒、蒜苗,黃燦燦的面,吃出了勁道,吃出了綿長,吃出了精致,更吃出了蘭州的活色生香! 

我還要喝酒,怎么可以不喝酒。拿酒來,喝了酒有醉意啊,醉而非醉啊。喝了足夠多的酒,正好為我即將離開,壯行。否則,我會離不開的,離不開蘭州的,分明我愛上蘭州,深深地愛上,我會邁不開腿,我會長久的待在這里,美死在這里。 

好酒啊,酒好啊,用酒醞釀,蘭州在我心里發酵了,靈感也乘著酒興來臨。于是,我身心明亮,手持筆管,寫下四個字——詩意蘭州! 

蘭州,我要走了。那天離開蘭州,我踩著碎步退著離開,一步一步面向蘭州離開,如同小角色退場。 

我不能背對著蘭州而去,是為下一次再來,相約蘭州。相約蘭州!  劉陽

【作者簡介】

71801571885727157

劉陽,女,當代著名作家。上世紀八十年代初開始小說、散文創作并在全國報刋發表,九十年代入行文學期刋。現任《紅巖》、《重慶評論》主編、編審。出版有散文集《我的生活》、學術專著《新時期〈紅巖〉的旗幟與道路》等。重慶市"五個一批"文藝人才、優秀專業技術人才、國務院政協特殊津貼專家。

責任編輯:蔡雨廷

蘭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凡本網注明“稿件來源:蘭網”或在蘭州晚報欄目下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蘭州日報社和蘭網所有。已經與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“稿件來源:蘭網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②本網未注明“稿件來源:蘭網”并且不在蘭州晚報欄目下的文/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,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"稿件來源"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如擅自篡改稿件來源:“蘭網”,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。

③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與蘭網聯系。

金皇冠体育投注
后三直选复式杀两码 双色球号码推荐和预测 通比牛牛怎么赢 蹦蹦网幸运28投注技巧 中国银行股赚钱吗 恐怖嘉年华下载 大乐透投注计算器胆拖 stm32做什么赚钱 香港赛马会二肖三码资料 网上赚钱打码还有什么 稳赚不赔的炒股方法 灭神 不能赚钱